商人信息网

居家办公的日子 浙江父母们终于知道了90后在忙什么

时间:02-24/2020 02:47 | 点击次数:

居家办公的日子 浙江父母们终于知道了90后在忙什么

  2月17日开始,杭州的企业陆续进入复工状态,居家办公已久的部分白领终于回到了“朝思暮想”的办公室处理工作。

  在居家办公的这段时间里,年轻白领们获得了一段难得的和父母朝夕相处的时光,而对子女的工作好奇已久的父母终于得见了办公状态下的孩子们。居家办公的形式给了年轻白领们一次机会向父母科普职场的变化,同时也给了父母一次机会,让他们对孩子们的职业产生了新的理解。 

  小骆老师:爸妈都来“偷听”我的云课堂

  “小朋友们,大家好呀!今天骆老师要带大家一起玩的游戏是‘谁是卧底’。”小骆老师是西湖区某幼儿园的一名幼师。接到幼儿园的延迟开学通知后,小骆老师就开启了她的“主播”教师生涯。 

小骆老师的线上游戏库

小骆老师的线上游戏库

  从2月10日起,小骆老师每天都要和班里的两名小朋友进行20分钟的一对一视频通话,对于这种形式,孩子们都觉得很新鲜有趣。“他们从来没有在屏幕里看到过老师,有的孩子就会去观察平面的老师和立体的老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”小骆老师说,“这20分钟里,我会和他们聊聊寒假生活,孩子们可以畅所欲言。由于我带的是大班孩子,我也会引导他们关注一些近期的热点事件,让他们试着发表自己的看法。不过,总体氛围还是偏轻松的。” 

  除了每日例行的视频时间,每周小骆老师还要和全班小朋友们进行两次“云课堂”教学。“其实也不算是网课啦,主要内容是组织孩子们和家长一起玩一些线上就可以参与的小游戏。”为了每天给孩子们安排不重复的直播内容,小骆老师和她的同事们花费了不少精力。 

  “我们一整个年级组为了编成这套延长假期间的家庭游戏指导内容,每个人都在积极搜索合适小朋友们玩,同时又不过时的游戏。这些游戏不仅要有趣味性,还要有教育意义,最重要的是和在线的形式适配。”小骆老师说,“包括我之前说的游戏‘谁是卧底’,就是经过改良简化的儿童版,只要通过口头的描述、形容,小朋友们的语言组织能力就能够得到锻炼。”

  “前几天晚上,我在房间里跟孩子们玩线上游戏,偶然发现我爸妈在门口‘偷听’我的直播。”小骆老师笑了,“他们以前不太了解我的职业,不知道幼儿园老师除了照顾孩子,还需要做那么多事情。” 

  “没想到给小朋友上课,尤其是上网课,还真的挺锻炼人的。”小骆老师的妈妈对这个职业有了意料之外的了解。妈妈口中的“锻炼”不仅仅是指游戏的编排。为了让班上的几十位小朋友都有参与感,小骆老师不仅要掌握每一个小朋友的个性、爱好和家庭情况,还要尽可能地在直播时用语言和表情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。

  “比如说有的小朋友是由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照顾的,为了孩子的祖辈也可以一起参与进来,我们都需要提前和家长沟通,让他们尽可能理解游戏的规则和意义。”近两周的直播教学让小骆老师累积了不少经验,“再加上线上教学,老师是无法触碰到孩子们的,他们的行为就更难控制了,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紧张,注意每一个小朋友的动态。” 

  和许多人一样,在小骆老师妈妈的原有印象里,幼师是一种“保姆型”的教师,主要工作就是帮家长照看孩子,照顾小朋友们的吃喝拉撒睡。但在小骆老师在家办公的这段时间里,她终于发现原来幼师也是需要丰富专业知识的一种职业。 

  HR朱迪:给妈妈科普个性化推送背后的大数据知识

  为了方便远程操作公司里windows系统的电脑,朱迪在自己的MacBook上外接了一部台式机的键盘。 

  “科技公司嘛,系统的保密性都会比较强。”朱迪是公司新入职的HR,负责企业文化相关的工作。刚一入职,朱迪就赶上了公司的最后一个忙碌峰值,连入职培训都没来得及做,就赶忙加入公司年会的准备工作中。上班第一周,朱迪就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但在家办公的这段时间,朱迪很想念和同事们在办公室一起“头脑风暴”到深夜的时光。“跟在办公室比,在家工作更痛苦,因为上班和下班之间失去了明显的时间界限,休息时间变少,需要24小时online,有时候大晚上会突然通知要开临时开会。但这也不光是由于在家办公造成的,也受到了这次特殊情况的影响。” 

朱迪的居家办公环境

朱迪的居家办公环境

  吃饭没有固定时间点、周末也需要工作,朱迪的24小时基本都被琐碎的工作占据了。“爸妈来喊我吃饭,我却没有办法放下手头的工作。”朱迪有些无奈,“后来我爸想根据我的休息时间来做饭,但经常跟家里说好时间点之后,到点又临时有事,只好让他们先吃了。” 

  “这段时间我妈最常和我说的话就是:你的工作状态怎么是这样的啊?”在朱迪妈妈的认知里,HR是一份挺稳定且吃香的工作,手里还有点权力,她没有想到HR也需要这么频繁的加班。“如果要说我这段时间在家办公给我妈最大的感受是什么,那应该是在大城市赚钱的确不容易吧。”朱迪说。

  朱迪认为,父母想要了解子女职业的最大难点其实是在行业。“我妈平时的工作也有部分与HR有关,我简单解释一下她就能理解。但是涉及到互联网公司或是科技公司HR的具体工作内容,她就没有什么概念了。”

  “比如说,我目前的工作领域是企业文化方向的,她不知道的是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有专人来做企业文化的工作。而且我司是一家科技公司,我们所做的工作肯定是需要围绕公司的业务展开的,虽然她可以看到表层的东西,但公司背后的运作规则,她就难想象了。”朱迪举了一个例子说,“前几天我妈说她最近在腾讯新闻刷到的视频里经常出现靳东,我告诉她,那是因为她最近在腾讯视频上看《精英律师》,算法分析行为之后进行了智能推荐。她原本以为,在这些资讯类软件里,每个人看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朱迪觉得,这也是一次给长辈做科普的好机会。“我是很担心我妈掉进某些定制内容的坑里,所以跟她讲讲原理,让她留个心眼。”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