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人信息网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时间:11-01/2019 09:10 | 点击次数:

英国货车藏尸案有了最新进展,英国警方确认多名受害者为越南籍,可能有接近25人来自越南的同一村庄。虽然调查还未结束,但关于越南人出国的事情,倒是引起了注意。这起疑似偷渡事件导火索般引发人们对越南出国者的关注。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越南人移民海外的传统由来已久,是世界移民群体的又一个大分支,之前我与大家探讨过印度移民、日本移民的故事,那么借这次新闻事件就来讲讲越南移民的故事。

越南人出国不是新鲜事,在中国有“越南新娘”,台湾地区有越南按摩女,东南亚有越南性工作者,加上此次英国的疑似偷渡事件,加深了人们对越南移民的负面看法。

但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入世界的广阔版图,并置入历史的纵深轴线上,越南移民群像将变得更立体生动,今天的新闻和固有偏见,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切面。

世 界 版 图

全世界海外越南人有400万(华人5000万,印度人3000万,日本人300万,朝鲜族700万),是世界离散民族较大的一支。海外越南人叫越侨,越南语Vit Kiu取自中文发音。

越侨大致有四大支:

1975年前的老移民:主要在中国、柬埔寨、老挝和法语地区的法国、魁北克等;

1975年后的难民:北越攻占西贡后难民出逃北美、西欧、澳洲、中国的两广和香港,占越侨人口绝大部分;

中东欧国家越侨: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建立后,被派往苏联和前东欧国家留学工作并留在当地的人;

1980年后的经济移民:主要流入日本、韩国、中国台湾等,许多通过偷渡方式移民的也属经济移民。

四种越侨类型各有特点。今天人们印象中的越南移民,只能算是第四种类型,不是全部。

老钱:1975年前的老移民,尤其是法语地区的越侨比较富有,阶层较高,已高度融入法语世界。

难民:北美、澳洲越侨大多是穷苦的战争难民,教育程度不高,出国是为了躲避战乱和谋生,做劳工、开饭店、做小生意;

社会主义新力量:苏联和东欧前社会主义阵营的越侨,素质比较高,也算是国家人才被公派海外学技术,有些已经很好地融入当地;

新移民: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大多数,由于越南经济水平局限,劳动力低廉,人们为追求更好的生活而出国讨生活,这其中有穷苦下层,也有富裕人家、知识分子、高素质人才。

2008年法国布雷斯特航海节期间的越南社区

©shufu photoexperience / Shutterstock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各 有 千 秋

再来看看几个最有代表性的越侨聚居地。

拥有最多越侨的国家是美国美国越侨约有180万,是越战的产物,以1975年“西贡陷落”为标志,大批南越难民登上难民船一路奔赴美国。

紧接着是1978年开始的第二波难民潮,南北统一后政治不稳,1979年中越发生“对越自卫反击战”,又一批难民涌入美国,直到1985年前后。

1975年美国阿肯色的越南难民营

图/wiki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就像华人在海外有中国城一样,越南人也有自己的聚居区,俗称小西贡。

休斯顿小西贡一隅

图/wiki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美国越侨参差不齐,有人是社会边缘,有人进入主流社会。

扎克伯格太太普莉希拉·陈的父母是华裔越南人,

以越战难民身份1975年来到美国

图/nextshark.com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美籍越南女孩米歇尔·潘是化妆视频网红鼻祖

图/Michelle Phan

再辛酸也要出国 讲一讲我了解的越南移民

今天去往美国的越南人不再是过去的难民,高素质的越南年轻人也选择去美国发展,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。在此我分享一下我的大学同学越南女生Pham(化名,中文可译为范)的故事。

四年前她移居美国西雅图,她是新加坡名校的理工科毕业生,曾在IBM做工程师,研究生毕业时她有优秀的履历、丰富的经验,还手握APEC(亚太经合组织)项目Offer,为了和身在西雅图读计算机博士的丈夫团聚,她不得不放弃这些。

美国移民政策对越南移民十分严苛,纵使她有高学历、高素质,却躲不开种族歧视。过去有大量越南难民和非法经济移民涌入美国,美国限制越南移民的政策一直持续至今。

头两年她以家庭团聚签待在美国,这期间她不得有收入,一旦被发现就有被驱逐的危险,即使以自由职业者身份给海外公司做咨询项目也不行,保险起见她把offer都放弃了;第二,不敢出境,川普上台对移民更严苛,人们担心一旦离境,即便持有效签证也会被拒绝入境,所以这些年她都没有回过越南探亲;

第三,为了未来有一天找到工作,她只能先做无薪“志愿者”,做的活与正式员工没区别,甚至更多,但只能是免费劳动力,没有报酬。即使这样的工作,雇主也毫不留情,因为永远能找到接替者。而如果没有这份工作,她以后将更难找正式的工作,雇主对她是压榨到剩余价值分文不剩的态度;

最后,出差受限,所有去往发展中国家或不发达国家的工作出差,比如去墨西哥,她不敢接,从这些国家返回美国很有可能被拒绝入境,只有去发达国家的出差才敢接,所以她的工作机会十分有限。

在美国的头几年她与丈夫只靠丈夫一个人的收入维持,丈夫的工作也不算稳定,同时她要忍受各式各样工作与生活上的歧视霸凌,有段时间她不敢使用社交网络,不敢与熟人交流太多,唯一安慰她的是西雅图的越南人社区,同胞社团互助,彼此有了支撑。

今年我与她视频,终于看到了她的笑容,在做过数个无薪工作后,她终于在一家大型电商企业找到工作,重新当起工程师,并获得发展机会。她是无数个在海外奋斗的越南移民缩影,现在看来,也是个励志的故事。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