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人信息网

我和下岗母亲成了工友

时间:01-07/2019 16:46 | 点击次数:

1998年的夏天,我加入南下打工的队伍,来到了广州。

家乡小镇一天一班到广州的绿皮火车已没有坐票,我与一群外出务工的老乡混在一起,坐在自己的行李上,经过三天两夜漫长的硬扛,终于来到这个未知的城市。

同学张静来接我。正值酷暑难耐,见到她时,她的衬衫已经湿透,汗水还顺着脸往下滴,脚下的地面已是湿漉漉一片。带着同学重逢的喜悦,她说了一句:“你终于来了!”我也流着汗,有些不好意思,笑笑说: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张静帮我提着行李,带我穿过广州火车站人流拥挤的广场,到流花车站上了去天河的班车,经过两小时的车程,总算到了她租住的地方。在这个屋顶阁楼上的小屋里,除了一张小床、一张小桌、一把小椅,已经没有了多余的空间。

到晚上睡觉时,我才发现了更尴尬的情况:原来这么小的小屋,还是张静和另一个女孩合租的,我的到来,让她俩只能收起小桌子,在地上铺凉席打地铺。

她俩都让我睡床,我没有同意,自己执意睡到了地铺上。

这个晚上,我失眠了,在地铺上辗转反侧,窗外没有月亮,但霓虹的光波却使夜空格外的亮。

遥望着夜空,我突然开始挂念——不知在深圳的父母,夜里睡得可好?

事实上,我选择来广州打工,就是因为家里的变故。

我的家乡算是国内有名的酒城,父母都是国营酒厂的职工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酒厂的经营开始走下坡路,为了搞活经营,开始搞承包。父亲在3年前承包了酒车间,却也没能如想象那般有什么改善,反倒亏损严重、欠债无数。父母的那点收入和我在乡镇中学做教师的微薄工资,基本上都用来还债了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1998年年初,在父母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,他们被酒厂“一刀切”,下岗了。

下岗来的太突然,父母与所有的工人一样,一次性买断了工龄,可买断款还不够抵债。人到中年,除了酒厂的工作,也没有什么傍生的技能,在老家根本找不到事做。没有还清的外债,让我们一家陷入困境,父母求爹爹告奶奶,才去了深圳远房亲戚的小餐馆打工。亲戚小本生意,工资也苛刻,两人每月工资才几百元,除去生活费,就算省吃俭用,也剩不了几个钱。

虽然父母希望我留在老家,继续安稳的生活,但我在反复思量后,还是下定了决心:与其坐以待毙,还不如勇敢地迈出步子,到大城市寻求机会,尽管前路未知,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我也想要试一下,替父母分担起家庭的重担。

父母见我决心已下,也无可奈何。在他们去深圳打工两个月后,我交接完了两年的中学教师工作,踏上了去广州的火车。

伴随着脑袋里火车“哐当哐当”的回响,我睁着眼等到了天亮。

2

第二天一大早,张静单位有事请不了假,匆匆把我带到天河周边逛了逛,就急着去上班了。

大街上人来人往,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,大概是睡眠不足,我的头有如针扎般灼痛。

我没有方向地闲逛,突然发现前面人潮涌动,走近一看,原来到了南方人才市场——张静说过,这里是广州最大的人才市场,我知道这就是我找寻希望的地方。想想自己已经有了两年在学校教书育人的工作经历,我给自己打了打气,走了进去。

可一跨进人才市场的大门,我就懵了:到处是人流和嘈杂的声音,除了攒动的人头,我什么都看不到,只能无意识地随着人流走。

忽然,有个男人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第一次来找工作吗?”

我一看他胸前挂着工作牌,写着“工作人员”,便答道:“是呀。”

他说:“有个工作很适合你,招聘的单位在那边,我带你过去。”

正在发愁不知怎么找工作的我心中暗喜,于是跟他走了过去。他把我带到人才市场大门边上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女人面前,介绍道:“这是卢主任。”

男人与卢主任低语几句后,女人开口了:“说说你的基本情况。”我很快介绍完我的情况,卢主任很满意,说:“我们是外贸公司,很需要你这样的外语人才。”说完,稍作停顿,又看了看四周,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:“现在就带你去公司看一下,明天就正式上班。”

我内心这叫一个激动,这就找到工作了!

跟卢主任走了一段不算远的路,进到一座高层写字楼,大厅金碧辉煌。她介绍到:“这是我们公司的前台,办公在二楼,我们先去办公区看一下。”上了二楼,有十多间办公室,人来人往,卢主任说,外贸公司都挺忙,上班就像打仗一样。她带着我把每一间办公室都介绍了一下,最后,在走廊尽头一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前停下,告诉我:“明天就来这里上班。”

看着这么舒适的办公环境,我不住地点头。忽然背后传来一声“小卢”,转头一看,一个男人正从洗手间出来。

卢主任叫道:“李总!我正要找你,这姑娘挺不错,我准备招进来,你跟她聊聊。”接着向我介绍:“这是我们的李总。”

李总说道:“好呀,不过我办公室空调坏了,正在修,要不我们去前台坐坐?”

回到前台的茶座,听完我的自我介绍后,李总显得很热情,直接说:“你就是我们需要的人才呀!卢主任看中的准没错,啥也别说了,明天就来上班吧。”然后又一拍脑袋,说道:“服装公司的人来了,公司今天正在统计做工作服的事,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处理,我先走一步。”可刚走几步,又似乎想起了什么,猛然回头对卢主任说道:“要不把她的工作服也做了?”

卢主任爽快地答应了,上下打量我一番,说“她穿M码就好”。工作环境好,领导热情细心,还有统一的工作服,我心里乐开了花。

目送李总走远后,卢主任转头对我说:“公司工作服冬夏各一套,用高级面料,公司出大部分费用,不过需要个人也出少部分,300元,意思一下而已——你这样吧,先把工作服300元交了。”

我心里略有迟疑:之前在学校的工资一月才200多,这一下就300元……卢主任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,说道:“你的工资试用期就有1500元,转正后2000元,这300元不算什么,何况,我们工作服面料好,到市场上买至少要1000块钱才能买到,你不会舍不得出这个工作服费用吧?”

听着她的话,我不免为自己的小心思感到羞愧,想着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,赶忙答道:“好,没问题。”然后就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夹层里,把此次出门带的钱抽出了一半,递给了卢主任。

卢主任接过钱,说道:“这才对嘛,工作服做好,穿得漂漂亮亮,工作起来心情才舒畅嘛。好啦,今天累了半天了,你也先回去休息,明天早点来上班哟!”

在回去的路上,我一路都沉浸在快乐中,想着来到广州第二天就找到这么好的工作,如果有一双翅膀插到我身上,我都能飞起来。

张静下班回来,听说我已经找到了工作,也很为我高兴,跟室友一起共同举杯为我庆祝。

3

第三天一大早,张静特地请假陪我去公司报到。到了写字楼,张静很是羡慕,她说她知道这里有很多大公司,在里边工作的都是高级白领。

我们充满信心来到二楼那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,我敲了敲门,里边有人很客气地应道:“请进。”我冲张静点点头,示意她在外等我,然后挺起胸膛走了进去。

一位中年男人站了起来,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我微笑着回答:“我是来报到的。”

男人略有吃惊,嘀咕一句:“有招新人吗?”

我说:“是的,卢主任昨天在南方人才市场招的。”

男子马上正色道:“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卢主任,也没有招人的需求。”

我的心往下一沉,赶紧将卢主任的外貌大致描述了一番,但中年男子没有任何印象,他说更没听说过李总之类的人物。

热门排行